您好!欢迎来到艺术·能见度 ,请 登录  免费注册

话语权

名家评论员

  • 刘勇

   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化运作第一人,1992年“广双”主要投资人,现任艺术·能见度移动互联创投平台联席主席、四川新西蜀文化艺术(金融)院院长、四川鑫西蜀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委会主席。

  • 李继祥

    知名艺术家,“85艺术”代表人物

不带一丝优雅地飞过

2015-04-16 15:43

 李继祥




    人物名片:李继祥,知名艺术家,“85”时期最早在四川推动了当代艺术的发展。1986年第一次发起主办了首个民间艺术展览——“四川青年红黄蓝现代艺术展”,“85艺术”代表人物。现任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、艺术·能见度移动互联创投平台顾问。




    2011年3月26日,李继祥个展《图城》开幕。李继祥说,我花了4年时间来找回故乡的记忆……它是我在绘画中找到的对中国城市的图说……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真实的报纸到现在报纸真实的房地产广告,只是我儿时的纸飞机,它在幻想中起飞,划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城市上空,恐怖得不带一丝优雅。它一直在飞,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你我无从得知……李继祥把这份忧思,涂抹进三十多幅画作,笔触从清晰到模糊,色彩从清新到浓烈,越来越无法言说的伤感,带我们走进一个知识分子的良心世界。

    对话

    八十年代:画画是一种精神指引

    李继祥走上艺术这条路纯属偶然。下乡回来当社青的李继祥有一阵和王亥、朱成、大毛等裹在一起,画画,吹牛,排遣青春的苦闷,后来李继祥率先失去了踪影,要去追求川师中文系的一个女娃子,为了赶上人家的步伐,他立志要考上川大中文系,所以就一个人头悬梁锥刺股地去整文化了。

     就在节骨眼儿上,李继祥骑个烂自行车,在路上碰到了同样骑着烂自行车的朱成,朱成说要去音乐学院的考点考西师美术系,走哇,一起去。李继祥想也没想,掉头就跟着去了。那一年李继祥的高考文化课成绩是三百零几分,上川大绰绰有余。中文系没上成,李继祥还是落下个念想,至今还酷爱写东西,他说这都是有渊源的啊。

  所以,这次画展在给朱成的请柬上,李继祥专门写到:是我们街头的偶然的相遇,改变了我的一生,是你娃指引的哈!

  这时恰逢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青春的热血,各种思潮的冲撞,让李继祥的大学时代和接下来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,充满了反思、挑战、尝试、狂热等字眼,1986年四川第一次由民间主办的四川红黄蓝画展,1987年到德国10个城市巡回展,1988年的西南现代艺术展,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……那几年持续不断的各种现代艺术画展中,都有李继祥活跃的身影。

  李继祥告诉记者,1996年是他艺术最活跃的时期,也是最穷的时期,但在精神上无比骄傲,一天到晚都是拿鼻子看人的,觉得别人都是俗人。在展览上专门有一个部分的图片回顾了李继祥这个时候的艺术活动,照片上的他,胡子拉碴,长发飘飘,目光深邃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。

李继祥作品《白桦》
  
  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你说自己是有85情结的人,那个时候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?

  李继祥(以下简称李):那是文化、艺术都在启蒙的时代,西方东西大量进来,我们对传统东西已丧失信心,按一种意识形态的标准,只能画红光亮、工农兵,不能表达自己的情感和个性。大家觉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东西,在北京,1979年出现了露天的星星美展,直接把画挂在美术馆铁栅栏外头。我大学时和同学也搞过露天画展。那时就觉得该吸收西方的东西,有些个性表达,艺术是多元化的,不是一个标准。

  记:现在回过头看那个时期,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  李:现在跟何多苓在一起,喝多了还是会回忆一下,大家那时都在画,很单纯,没啥市场,画卖不脱,也没有操作这一说,就是喜欢,没任何干扰,就是画,也不晓得画出来做啥子,是精神的一种指引。那时也非常自由,作家、画家、音乐家,走到哪儿都受追捧,现在是超女、大腕、大款,很多人追捧。这些经历和思考,堆积出了我今天对作品的认识。艺术已经让我的一生过得很快乐了,我还奢求什么。
  不是商业不是出卖 只是绘画只是思考

  随着1996年在西藏拉萨河一件行为装置作品的完成,李继祥的现代艺术创作之路在这一年戛然而止。他说那时中国的当代艺术并不成熟,在经历一段手忙脚乱的模仿后,还是没解决当代艺术本身的问题,所以周春芽到德国学习表现主义,何工、何多苓去美国,都想充电。那是改革开放初期,当代艺术还不能被接受,加上收入很低,也迫于生计,这个群体就渐渐解散了。

  生性散淡的李继祥也迫于生计,从学校辞职后,开始了另一个与艺术毫无关系的十年,去海南做生意,也做过媒体,总之在社会上“浪哦浪哦”。这样的状况持续到他重回校园教书,干起老本行教美术。

  这是2006年,李继祥又一个十年的开始。

  这时拿起画笔,自然有太大的不同。李继祥说,每段经历都转化成现在要做的东西,会有比较深的感受,就像婚姻一样,原来不清楚,现在有些妥协,有些策略。艺术也是一样,像我们这一代人,从伤痕美术到现在,沉淀下来,各人按各人的方式走过来,构筑了现代社会中艺术的多元化。

  只是,当代艺术现在如此被市场化商业化的热闹,是李继祥这一代艺术家始料未及的。李继祥庆幸自己跟这份热闹保持着距离,他说,我首先祝贺那些画画的朋友,有钱是必须的,只是“我想在今天如此强大的物质利益面前表达,还有一种艺术精神需要你我去付出,不是商业不是出卖,只是绘画只是思考。”


文章来源:成都日报 2011年4月22日 孟蔚红/

上一篇